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是: 您當前的位置 : 亳州 >> 亳州新聞 >> 亳州人文

譙城區十河鎮:600年朴樹歷經磨難傲然挺立

2017年11月15日 09:05  來源:亳州晚報

  一棵古樹,見證一段歷史,傳承一種文化;一株朴樹,講述一個故事,記載一段傳奇。在譙城區十河鎮,一棵屢遭災難卻頑強活了600年的朴樹令人敬畏,雖然『骨肉分離』,卻一切安好。這棵樹也是此次秋韻之旅的參觀點之一,近日,記者走近這棵古樹,聆聽它的傳奇故事。

  古樹全景

  一場災難讓它骨肉分離

  這棵朴樹位於譙城區十河鎮十河集南北大街之西的宋湯河畔,記者從市林業局獲悉,這棵朴樹屬榆科朴屬,樹齡600年,樹高24.5米,胸圍8.17米,平均樹冠21.8米,為一級古樹。

  近距離走近古樹,它像一位虔誠的老者,傲然挺立,風雨不動,讓路人需要仰視纔能看到它的高大形象。軀乾的南側,一根枯萎的樹乾躺在地上,似乎在向人們訴說著所遭受的不幸。

  20年與古樹朝夕相處的村民王建民回憶起這段往事,依然有些傷感。2010年農歷九月初九,早上7點多,一場猝不及防的暴風雨,將這棵重達25噸左右的朴樹南半部吹倒在地,從此老樹『骨肉分離』。

  王建民說,當時,朴樹的遭遇驚動了當地群眾,逾十萬群眾聞訊趕來,大家見到這棵本來幾人難以合抱的古樹,被暴風雨撕裂為二,不禁潸然淚下。

  為了避免尚存的半邊朴樹再發生意外,相關部門研究制定拯救方案,在樹下豎起鋼筋水泥柱,有4個立橕、4個斜橕,保護著這棵古樹。7年來,北側的主枝也向南陸續長出了分枝,從遠處看,儼然一棵完整的樹。

  一段故事讓它令人敬畏

  王建民今年67歲,從1997年開始義務護樹,對這棵朴樹一直情有獨鍾。『這棵樹是我們村的「寶貝」,看到平時也沒人管護,我就主動照看起來,這一看就是20年。』王建民說。

  在人口稠密的平原地帶,一棵樹能活上百年已屬不易,而這棵朴樹卻歷經幾個朝代活了600年尚『健在』,本就堪稱奇跡,而發生在這棵書上的故事更是讓人驚奇。

  王建民說,這棵樹原有兩條主乾,枝丫處原有一眼『井』,水深半米,水質清冽,中有游魚數尾,當是好事者為之。後來該『井』被頑童用土塊填實,這一『樹上有「井」,「井」中有魚』的奇觀最終消失。

  附近村民稱,聽祖輩們說,1938年,侵華日軍在這裡駐紮一個團,燒殺搶掠,在樹下殺了很多老百姓,樹上留下不少槍眼。本來長勢茂盛的朴樹,好像被『氣』死一般,幾年沒怎麼發芽長葉。更奇的是,1945年日本投降後,這棵半死不活的老樹突然又枝繁葉茂,蔥郁可人。不管是巧合還是天意,這件事讓當地老百姓對老樹更是敬畏。為此,村民們在這搭臺唱了十天大戲,方圓百裡的人都趕來聽戲看樹。

  一個傳說讓它離奇珍貴

  除了帶有神奇色彩的故事,這棵樹還有一段傳說。據傳,明朝一位名叫孫琅的宮女,侍奉皇子、皇姑,告老還鄉後回到家鄉十河集,病故後葬於集鎮西側的宋湯河西岸。不久,墳頭長出一棵朴樹,且越長越大,很快覆蓋了孫琅的墳塋,存活至今。鄉人都視這棵離奇的朴樹為神樹,每逢農歷初一、十五紛紛前來燒香叩拜,祈求平安,香火之盛不啻一座廟宇。

  在大樹的南側,有一塊墓碑,碑上刻著『明故太高祖孫公諱琅、孺人劉氏之墓』。據附近村民介紹,1976年,宋湯河清淤,挖出了兩塊墓碑,這是其中的一塊,後來就豎在這裡了。

  隨著歲月流逝,生長了600年的朴樹愈發顯得彌足珍貴。縱然村莊變遷,世移時易,住在古樹旁的王建民老人一直默默守護著它,在平淡中品味著歲月的滄桑。

  歸途中,驀然回首,此刻,古樹與老人正沐著橘紅色的晚霞,仿佛融入天然的畫卷。

  (記者 丁靜/文 張延林/圖)

編輯:胡先進

社會熱點

游在亳州

譙城區五馬鎮:『桃』醉 采摘節

住在亳州

亳州市房產局出招 專治開發商任性
手機掃一掃